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关闭窗口
关键词: 发展 落实 大局 中心
kesioncms

新闻中心

您当前位置:武陟网 >> 武陟文化 >> 浏览文章

曾引新风拂面来(下)

2017-2-7 8:59:44 本站原创 佚名 【字体: 浏览量:
  建成的致用精舍门面并不豪华,据民国《续武陟县志》记载:“有大门、二门各三间,讲堂三间,藏书楼三间,东楼三间,平房三间,观鱼亭一座,山长院房七间,左右斋房十四间,厨房二间。”最初负责精舍主讲的山长,是陈宝箴亲自聘请的湖南武冈人邓绎(字葆之),邓葆之与其兄邓辅纶(弥之)与陈宝箴皆有深交,弟兄二人又同为当时的“湘中五子”,其文采之醇厚可知。当他得知自己即将去武陟任教之时,便赠诗其兄以示告别:“中州豪彦盛论文,小词潇湘鸿雁群。击剑酣吟动寥廓,太行东上万重云。”(《将适武陟留别奉酬弥之兄》)在即将踏上武陟土地时,他赋诗明志:“龙马飞骧物象神,古来疏鉴赞陶钧。九霄光齐重开日,万里澄清自有人。水上晴波吹雾榖,天边浮采动云麟。谁言一棹危于叶,沧海回澜仗此身。”(《渡黄河赴武陟》)当他见到陈宝箴时,感慨良多:“禹绩覃怀古,鲸鲵靖不波。官屯依水重,民食得天多。绾毂连三晋,交衢控两河。主人当北道,择木意如何?”(《赠陈右铭观察》)表达了他对武陟覃怀古地的认识,对陈宝箴为官政绩的认可,两人惺惺相惜、知心倾慕的友情表达无余。
  陈宝箴、邓葆之相继离开武陟后,精舍又聘请武陟本地名儒王辂(字少白,其父王六吉为毛昶熙之师)主讲,二人先后“历七八年”,当时就流传“有河朔以考时艺、有精舍以励实学”,于是“河北士习,人才于斯为盛”,可惜在他们之后,就又改为“时文试帖”,成为与其他书院无甚差别的“应试教育”了。到民国时,致用精舍改为乙种农业学校,但里面仍保留着“陈许二公祠”,内祀陈宝箴、许振祎(字仙屏,江西奉新人,于陈宝箴后继任河北道,二人合称“江西二雄”)。
 
  三、覃怀风土育人杰
  陈宝箴来武陟赴任之时,携夫人黄氏、儿子三立一家等家眷一同前来,他的哥哥陈树年也不顾病体羸弱,坚持送弟弟来上任,住了数月才走。同时来到武陟的,还有陈宝箴的多位幕僚,其中有陈芰潭(字凤翔,广东澄海县人,著有《陈芰潭翁遗诗稿》)、杜俞(字云秋、元穆,湖南湘乡县人,“东山十才子”之一,曾任江苏候补道、宣化镇总兵、署理湖南布政使,民国参议院议员,授陆军中将,《致用精舍学规》即出自其手,著有《海岳轩》丛刻、《通商志》、《出塞吟》、《采菽堂诗抄》、《前后出塞集》等)、吴绩凝(字湘云,湖南平江县人,著有《兰石斋文稿》)、杨灏(字怀琛,江西清江县人)等,这些人与陈三立年龄相若,相与唱和,“皆擅文学,皆喜言经世方略”,成为陈宝箴施政的智囊团、谋略库,从中也可以看到陈宝箴的个人魅力,而武陟这块雄浑的大地、厚重的文化,也为他们施展才华提供了充足的营养与空间。
  陈宝箴之子陈三立,字伯严,生于清咸丰三年(1853年)。未来武陟之前与父亲盘桓长沙期间,他的文采就颇得郭嵩焘赞赏:“阅陈三立、朱文通(字次江)所撰古文各一卷。次江笔力简括,而不如陈君根柢之深厚。”“批注阎季蓉、朱次江文十余篇……与朱次江、陈伯严皆年少能文,并为后来之秀,而根柢之深厚,终以陈伯严为最。”在随父北上的途中,陈三立之妻罗氏不幸病逝,陈三立大为悲痛,屡次作文祭之。十一月三日抵达武陟后,陈三立将妻子灵柩停放于东关法云寺,并作诗悼之:“岂不眷良辰,萧条风景凉。风景异畴昔,况复在他乡。……嘉宾惠好我,承筐以为将。处顺贵因时,哀乐故相妨。勖哉君子仪,咏志慎勿忘。”(《九日出东门,入视法云寺殡宫,既还置酒,不乐作》)陈三立的长子衡恪(即陈师曾,著名山水画家)此时年方五岁,幼子同亮不满周岁,这时都住在武陟城内的河北道署,由三立母亲黄氏亲自抚育,而幼年丧母的经历,则对陈衡恪日后简默迂拙的性格有着挥之不去的影响。在河北道期间,陈宝箴的次子三畏也喜得贵子,大概是为了纪念此时为官武陟之故,陈宝箴给孩子取名“覃恪”,字“陟夫”,恰好涵盖“覃怀”、“武陟”地名于内。
  在此期间,陈宝箴不仅为致用精舍广购典籍,还与三立一起亲自主持刻印书籍,先后刻印了《老子注》(陈三立)、《龙璧山房文集》(王锡振)、《李文清公遗书》(李棠阶)、《日谱录存》(孙奇逢)、《寓无竟室悼亡草》(陈三立)等。当时,武陟东部匪患严重,“照得武陟东乡,地居大河南北数县之间,五方杂处,良莠不齐,常有凶暴匪徒成群结党,为害闾阎。”(《创办清查事宜告示(附章程)》)陈宝箴查得杜官滩地保杜得礼为匪徒魁首,黑白通吃、为害一方之情后,饬令捉拿归案,并将匪徒五人“就地正法”,要求“武陟县访查该乡公正大户,立为村正、族正,使就近稽察匪类,并公举保长、地保,申明约束。以后遇有此等匪徒,立即赴县密禀,迅速拘拿,讯明严办……庶使里党咸知戒儆,不肖之辈痛改前非……风清俗美,永无意外之虞”。在此基础上,又向河北道各县发布《传声警盗章程》,要求各户“无论贫富,各自制备梆筒一个、五六尺木杆一支”,“以数十家联为一气,片刻之久,声势相通,各处闻之,互为救应,盗贼何敢横行?”这大概也是当年的一种“群防群治”治安联防模式吧!陈宝箴后来成为中国近代警察的创立者之一,大约与这一段经历也不无关系。
  在陈宝箴的后人中,人才济济,陈三立官至吏部主事,与谭嗣同有“两公子”之称,还被誉为中国古典诗歌的最后一位诗人,诗文收入《散原精舍诗文集》、《散原精舍诗文集补编》。其子衡恪、隆恪(诗人,著《同照阁诗钞》)、寅恪、方恪(诗人,有《陈方恪诗词集》)各有建树。这其中,除长子陈衡恪(师曾)为大家熟知的著名山水画家外,更为世人所广泛知晓的,则要数第三子、著名的史学大家陈寅恪了。而陈宝箴、陈三立、陈衡恪、陈寅恪、陈封怀(衡恪子,著名植物学家),其家族四代之中出了五位杰出人物,故被称为“陈氏五杰”。正是:
  河朔一隅汇群星,能文善武若雄鹰。覃怀古地风物朴,“精舍”流芳传佳声。

相关阅读:

  • 国内新闻
  • 国际新闻
图片新闻